逆向行走的水星

歐美深坑 邊緣文手繪手 漂亮600重度上癮及缺乏

【热冰】突发状况【ABO世界观预警】(未完)

未完结,此篇无肉,其实连我自己也不确定到底会不会把它写完(。
时间线设定在1v1之前。
链接请走评论。

【多cp】基本上就是ABO世界观的小段子

三则小段子,没有关联性。
配对分别是艾佳,俊翰,豪铭。无特定时间线设定,就是几则沙雕段子。
链接请走评论。

【艾佳】无题,总之是车

虽然说是车但写的非常隐晦......原谅我一个不会开车的吧()
时间线一样设定在换位赛结束之后,没有逻辑性,就凑合着看吧。
====
酒店的床单透着消毒水的味道,着实不怎麽好闻。但这对于现下因为低泣而塞住鼻腔的李佳隆而言已经没什麽差别了,他哭得一抽一抽的,不知是因为啜泣,还是因为下/身传来的阵阵快/感造成的。

是艾热发现了他,发现了他在进房门之前在眼角闪动的那抹泪水。

这并不让人意外——艾热总是能提前别人好几步察觉一些事情,或许是因为他本就心思细腻的缘故。总之,当自己被对方拍着肩膀问起落泪原因的时候,李佳隆心裡清楚自己并不排斥事情这样的走向,至少他愿意接受艾热是那个发现自己眼泪的人。

但后续是怎麽变的不可收拾的,他就记不太清楚了。发热的脑袋模模煳煳的想着,就是记不太起来两人是怎麽发展到床上来的。或许他们都过于疲惫,疲惫得经不起情感的催化与撩拨,只能被动的承接情与欲的浪潮,浪涛不算狠戾,却足以将两人袭捲入情/潮的大海。

疼——

甚至不确定自己是否叫出了声,所有声音听在耳裡都像隔了层薄膜,朦朦胧胧的,像在空气裡晕开。声带的震动已经没法感觉到了,那样过于细微的变化,可又能体察到对方最细节之处的反应。他感觉到艾热放慢了速度,开拓之势变的温吞,却仍然不得拒绝——或许自己也从没想过要拒绝,此刻的自己最需要的便是全面性的佔有与支配,让自己清楚自己并非孤身一人,不是独自面对这片茫茫尘世。

别、别放弃我。我还能做的更好,这不是我的全部,我还能——

酒店的灯光在眼前一晃一晃,和回忆裡比赛现场的聚光灯叠在了一起。身体猛地开始战慄。紧绷、恐惧、未知、期许,我能不能做好?接下来的一切对我而言有多重要——我能做好的吧?我能力足够吗?我、我,我——

艾热的体温将他稍稍带回现实,对方此刻更用力的将自己拥入怀裡,比方才更加紧实的力道让自己不禁怀疑自己是否将那些思绪说了出口。零星拼凑起来的臆想很快就再被快/感冲成了浪沫,一阵一阵的,逐渐将自己推往情/慾的巅峰。

白色的。光是白色的,很乾淨。像他一样乾淨,像他在聚光灯下步向未来时那样澄澈而清明。

并不讨厌这样的结果。如果让自己重来一次,还是会做那样的选择。已经将对方的身影记在了心裡,慢慢、慢慢,想让自己接近那样的存在——想让自己成为那样的存在。
——end——

【艾佳】眼睛(清水向短文,一发完)

艾热/李佳隆,艾热单人视角
给冷cp添砖加瓦(哭泣
不多说下面放文
===
那孩子的眼睛看起来是狠厉的。或许是因为下眼皮处向外晕开的浅棕色,又或者是那些微上吊的眼角的缘故。

60秒的时候,这孩子的表现就同他的眼神一般,锋利带劲,未经世事且不加掩饰——这是好的,他能够将他具备的特质给表现出来,所以他也被人看见了。

自己着实是有些惊讶的,星球坠落裡那孩子的声音。但想着想着又似乎懂了,是啊,这个年岁的孩子,总是情感丰沛的,对外爱逞凶斗狠,向着自己的心上人,却又能在一个瞬间柔情满怀。

换位赛结束后,后台裡,再次撞见那孩子的眼睛。吊着的眼角旁有淡淡的红晕,青涩的瞳孔裡一如往常带着丰富的多样化的几乎要满溢而出的情感——如同那被硬生生困在眼眶裡头的泪水一样。或许是受到那样剧烈情绪的影响,一个心跳的时间,一步向前,在谁都还没能反应过来之时,伸手给了对方一个紧实的拥抱。
——end——

近期的塗塗撇撇
喜歡鑽石們uwu♡

【馬賽】敏感度測試【NC17】(完結)

*警告:
1.大量私設有
2.OOC有
3.搔癢情節有
無法接受以上三點任一點者,還請自行迴避。
===
來還債。(小聲
我就說一部假車怎麼可以開這麼久呢,都想打死自己。
一樣,連結請走評論。

【馬賽】敏感度測試【NC17】(一)

*警告:
1.大量私設有
2.OOC有
3.搔癢情節有
無法接受以上任何一點者,還請自行迴避。
文章連結請走評論。

【EC無差】拐彎抹角【清水向一發完】

一個短短的小段子。
下收文。
*註:" "內的部分為意識交流,非直接對話。
===
    他知道Erik在注視他。
    說真的,那並不是多熱切的凝望,但在這個晚上,它未曾止息。
    故友重逢,他們談天、下棋,或許喝一點酒。思念之情在他們觸及棋子的指尖爆發,Charles幾乎覺得棋子在發燙。
    那一點酒精起不了這樣的作用,他們都清楚這點。這樣的熱度絕非因為酒精的緣故。
    他知道自己在注視Erik,以一種緩慢、柔和、卻纏綿的方式。情感在目光裡膠結,而他幾乎為此暈眩。
    我想念你,老朋友。一句話卻這麼堵在舌尖,那個瞬間,他突然沒了說出這句話的底氣。
    這個夜晚是如此沉默,那些想傾訴的話語在喉間一遍遍翻滾沸騰,卻往往在啟唇之際化為虛無。
  「你沒有專心在這盤棋上,Charles。你在想別的事情。」
    Erik放下手中的棋子,這麼說到。話音中的黏膩卻暗示了他也處於相同的境況。綠色眼睛重新正視Charles,而後者幾乎為此發狂。
  「你總是拐彎抹角,不直接說出自己的想法,非得用另一種方式來表達。」
  「直率從來就不是最好的表達方式,我的朋友。」
    Charles覺得有些口乾舌燥,特別是當他看見Erik戲謔地挑起一邊眉毛的時候。
  「或許是你不懂得如何正確的運用它。」
    說著Erik站起身,繞過桌子在對方身旁停了下來。
  「有時候,把話說清才能解決問題。」
    他俯身,湊近Charles,在對方耳畔低語。
  「我想吻你,我的朋友。」
    語畢,他吻上Charles早已熾熱的雙唇。
    Charles闔眼的瞬間,手指抵上自己的太陽穴。
    "But I want more,my friend."
===End

cwtk的認親卡
因為時間緊迫就塗了兩只糰子(明明就是自己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