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向行走的水星

歐美深坑 邊緣文手繪手 漂亮600重度上癮及缺乏

【艾佳】眼睛(清水向短文,一发完)

艾热/李佳隆,艾热单人视角
给冷cp添砖加瓦(哭泣
不多说下面放文
===
那孩子的眼睛看起来是狠厉的。或许是因为下眼皮处向外晕开的浅棕色,又或者是那些微上吊的眼角的缘故。

60秒的时候,这孩子的表现就同他的眼神一般,锋利带劲,未经世事且不加掩饰——这是好的,他能够将他具备的特质给表现出来,所以他也被人看见了。

自己着实是有些惊讶的,星球坠落裡那孩子的声音。但想着想着又似乎懂了,是啊,这个年岁的孩子,总是情感丰沛的,对外爱逞凶斗狠,向着自己的心上人,却又能在一个瞬间柔情满怀。

换位赛结束后,后台裡,再次撞见那孩子的眼睛。吊着的眼角旁有淡淡的红晕,青涩的瞳孔裡一如往常带着丰富的多样化的几乎要满溢而出的情感——如同那被硬生生困在眼眶裡头的泪水一样。或许是受到那样剧烈情绪的影响,一个心跳的时间,一步向前,在谁都还没能反应过来之时,伸手给了对方一个紧实的拥抱。
——end——

近期的塗塗撇撇
喜歡鑽石們uwu♡

【馬賽】敏感度測試【NC17】(完結)

*警告:
1.大量私設有
2.OOC有
3.搔癢情節有
無法接受以上三點任一點者,還請自行迴避。
===
來還債。(小聲
我就說一部假車怎麼可以開這麼久呢,都想打死自己。
一樣,連結請走評論。

【馬賽】敏感度測試【NC17】(一)

*警告:
1.大量私設有
2.OOC有
3.搔癢情節有
無法接受以上任何一點者,還請自行迴避。
文章連結請走評論。

【EC無差】拐彎抹角【清水向一發完】

一個短短的小段子。
下收文。
*註:" "內的部分為意識交流,非直接對話。
===
    他知道Erik在注視他。
    說真的,那並不是多熱切的凝望,但在這個晚上,它未曾止息。
    故友重逢,他們談天、下棋,或許喝一點酒。思念之情在他們觸及棋子的指尖爆發,Charles幾乎覺得棋子在發燙。
    那一點酒精起不了這樣的作用,他們都清楚這點。這樣的熱度絕非因為酒精的緣故。
    他知道自己在注視Erik,以一種緩慢、柔和、卻纏綿的方式。情感在目光裡膠結,而他幾乎為此暈眩。
    我想念你,老朋友。一句話卻這麼堵在舌尖,那個瞬間,他突然沒了說出這句話的底氣。
    這個夜晚是如此沉默,那些想傾訴的話語在喉間一遍遍翻滾沸騰,卻往往在啟唇之際化為虛無。
  「你沒有專心在這盤棋上,Charles。你在想別的事情。」
    Erik放下手中的棋子,這麼說到。話音中的黏膩卻暗示了他也處於相同的境況。綠色眼睛重新正視Charles,而後者幾乎為此發狂。
  「你總是拐彎抹角,不直接說出自己的想法,非得用另一種方式來表達。」
  「直率從來就不是最好的表達方式,我的朋友。」
    Charles覺得有些口乾舌燥,特別是當他看見Erik戲謔地挑起一邊眉毛的時候。
  「或許是你不懂得如何正確的運用它。」
    說著Erik站起身,繞過桌子在對方身旁停了下來。
  「有時候,把話說清才能解決問題。」
    他俯身,湊近Charles,在對方耳畔低語。
  「我想吻你,我的朋友。」
    語畢,他吻上Charles早已熾熱的雙唇。
    Charles闔眼的瞬間,手指抵上自己的太陽穴。
    "But I want more,my friend."
===End

cwtk的認親卡
因為時間緊迫就塗了兩只糰子(明明就是自己懶

【雙豹組】Do you hate me?【Erik/T'Challa】(二)

第二章 *此章無NC17
想寫出那種情緒的混亂感 但似乎力不從心:3...
下收文
===
   不管有沒有經歷過死亡,Erik都恨著T'Challa。
    他對這點深信不疑。

    他睜開眼睛,抬起眼皮的動作都顯的吃力。他昏迷多久了?從上一次被打昏到現在,他不知道。頭皮底下一顫一顫的,像是底下那些洶湧翻滾的疼痛、厭惡、絕望就要這麼衝出來一樣。
    他嘗試翻了個身想坐起,卻感覺胃裡一陣翻攪,嘔吐感呼之欲出。
    他沉痛的閉眼,喉頭用力的收縮吞嚥,嘗試緩和那股堵在食道的噁心感。
    他不知道為什麼T'Challa會令他如此痛苦。
    自幼便從父親不停複述的故事裡捏塑出了一個遙遠地幾近不存在的敵人。Erik從小就告訴自己要去恨著,恨那個奪走自己一切的人。小小年紀的他其實不懂得恨,他只是告訴自己,那個人所有的一切,自己也本該擁有,只是被某種自私的意念奪走了。他這麼告訴自己,滿意地感覺到自己對於那個幾乎像是假想的敵人開始產生負面情緒,他以為,這就是恨。
  「終於醒過來了吶?」聲音闖進Erik的腦海裡,像是電擊般令他一陣震顫。他絕望地發現自己竟反射性的想逃開,牙關一咬,他逼自己抬頭與那個站在門口的人對視,
  「你該下手重一點,我多希望就這樣永遠醒不來」
    他試圖表現的咬牙切齒,卻因為身體過於虛弱而成了徒勞。
    T'Challa沒有回應,只是向他走進。Erik警戒地縮起身體瞪視著對方,像是預感到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而這個動作令T'Challa笑出聲,
  「別怕,我只是來替你把鏈子鬆開而已。」他輕聲道,語氣極盡的安撫與輕柔。   
    Erik覺得自己想哭。
    T'Challa將鎖住Erik行動的鏈子解開,讓他恢復了自由行動的能力,卻把手銬留在了他的腕上。
  「......你..不怕我逃?」
  「你不會逃的,」T'Challa笑了聲,「那扇門是從外邊鎖上的,你不可能出的去」
    說完他就要轉身離開,走到門邊時腳步一頓,回頭補了句,
  「等會食物送過來的時候,請你務必把它吃完,我們都記得你上次不聽話的後果」
    門鎖上的同時,Erik控制不住的哭出聲。
    他不懂,對於這一切,他不理解。
    他懼怕T'Challa的溫柔,卻無法抗拒的在心底深處湧出一股股帶著疼痛的燙熱。
    觸及地板的剎那,他的腳尖輕顫。他搖搖晃晃的走到那些之前無法觸及的房間角落,跌坐在陰冷的地板上,再度痛哭失聲。
    他不懂,為什麼T'Challa總是有辦法剝奪他的一切,讓他在虛空與迷惘裡掙扎。好不容易掙扎出了一點希望的火苗,卻又被硬生生掐熄。
    他愣愣地望著腕上的金屬銬環,不禁想著這是否又是另一個包裝成希望的騙局,一種另類的殘酷,變相的虐待。
    他恨自己。恨自己心裡此時滿溢出的,令人作嘔的暖意。
---
    我只是想跟你一樣而已。

   
    Erik猛地坐起身,大力的喘著氣。
    夜色還深,他卻無法再度入睡。他望向身旁,看見那個將他監禁起來百般折磨的人此刻正側躺於自己身旁,安詳的熟睡。
    他突然覺得自己無法恨眼前這個人。
    不,應該說,他忽然感覺,在重生之前,他對T'Challa的情感,都不算恨。
    他只是也想要擁有那些東西而已。那些本該伴隨他的誕生而有的存在。
    他的身份,他的種族,他的故鄉。
    他的歸宿。
    他一直想把T'Challa從這世上抹去,他覺得對方把那些屬於自己的東西搶走了。
    他一直在追尋T'Challa,其實,他只是在找尋自己的影子而已。

    但他恨他。
    在重生之後。
    Erik扯出一抹笑,僵硬的臉部肌肉顯得扭曲。
    我釋懷同時,也在恨你。
    他這麼想著,那些糾纏他已久的鄙棄嫌惡感再度纏繞上他。死亡之前,或許錯的真的是他;但重生之後......?
    他忽然有了個念頭。他伸出雙手,緩緩向T'Challa的脖頸處靠近。咫尺之處即是苦痛的終結。
  「Erik...」
    陡地一震。
    不要,拜託不要。
  「Erik...別死..」
    Erik幾乎在自己腦海裡尖叫。
    那些以往從來不曾出現在他身上的憐憫之情驀然湧現,黑壓壓的將底下躁動的憤恨掩蓋過去。
    他突然記起T'Challa不久前的溫柔,可笑的在這種時刻學會感激。
    伸出的手轉了向,撫上T'Challa的臉龐。
    Erik再度想吐,只是他動彈不得,就如同那鎖鏈仍舊緊緊地繫著他。
===tbc

【雙豹組無差】一個小段子

今天不開車 來點小清新的!(絕對不是為了逃避填坑打混摸魚(
保證是甜噠!
下收文
===
   有的時候,他只是想逃離這一切。
    逃離所有喧鬧,那些過於凌亂、瑣碎、或繁雜的紛紛擾擾。
    他有的時候覺得自己不屬於自己。他屬於Wakanda,屬於這個國家的所有人民,他將自己完全奉獻,而後什麼都不剩下。
    他知道這是他的使命,是他誕生於世上的意義。但這樣的天命實在過於沉重,壓在他的心上,讓他無法呼吸,特別是在那些特別深特別冷的黑夜。
    有的時候,他會想做回那個小男孩,那個在父親堅毅雄偉的身影裡安穩成長的小男孩。那個一心只想長大,卻從沒真正理解長大的意義是什麼的小男孩。
    「T'Challa,休息吧」他綿延的思緒被一聲溫柔的呼喊攔住,他轉過頭,看向坐在床上的人,「你的眼神根本沒有在文件上,你累了,休息吧」
    聲音低柔卻堅定的不容反駁,那些在空氣裡緩緩化開的關切令T'Challa有種被包覆住的錯覺。他嘆口氣,放下手裡的紙張,
    「我很想,但是這些事情還是盡快處理完會比較好,至少在下一個進度之前留有充裕的時間做修正」他無奈的攤手,帶著歉意地向Erik眨眨眼睛,「所以可能得麻煩你先睡了」
    「充裕的時間、充裕的時間」Erik唸著,起身向T'Challa走去,「你總是留了時間給這些事情,而你自己呢?你給自己留了些什麼?」
    「沒辦法,Erik,我是Wakanda的國王」
    「不,你不是,至少現在的你不是」Erik走到他身旁,將他的椅子轉過來朝向自己,「現在的你,是T'Challa,是我花了一輩子去恨,又花了一輩子去愛的人」
    說著他捧起T'Challa的臉,俯身在唇上印下一吻。
    「睡吧,T'Challa,留點空隙給你自己,讓你自己好好活著」他頓了頓,像是想到什麼,再補了句,「至少讓我知道我愛的是個有血有肉的人」
     咕噥著的話語裡透著些許的委屈,近似抱怨的語氣讓T'Challa嘴角不住的揚起,但不妨礙它一路暖進T'Challa心裡。他揉了揉因為乾澀而發癢的眼角,感到痠軟的睡意從他闔上的眼睛開始蔓延----而這一次,他決定遵從自己的意願。
===End

讓我想開車的衣服(?
Chad真的是非常犯規了

【雙豹組】關於那些曾在Erik心底引起波瀾的事情【NC17】(一)

CP:Erik/T'Challa *斜線有意義
第一章
一台小破車
就是關於Chad在他的ig放的那件非常騷的洞洞裝(不清楚我講的是什麼東西的可以到我版上看看 我會傳上去) 看了整個血氣上湧非常激動 於是就開車了
車速不快 還請各位多多包涵
連結請走評論